云南母子为何连续五年滞留芜湖医院

2019-08-13 03:01:50 围观 : 180

  

云南母子为何连续五年滞留芜湖医院

  芜湖市第五人民医院于2019年3月写给市卫健委的一份书面报告里写到:“患者段某于2015年1月27日,因车祸摔跌致颅脑重度损伤,气管切开术后,继发性癫痫,颅骨缺如,在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行手术治疗。曾在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行康复治疗,2016年11月3日至2016年12月29日在我院脑外科治疗,于2016年12月30日至中医康复科行康复治疗。患者因工伤暂时无法认定,本次在我院住院全自费。患者家庭极度困难,住院期间花费了几十万元。患者目前病情不稳定,癫痫继发性发作,又反复发烧,由于患者长期卧床,存在吞咽障碍,病因考虑为吸入性肺炎,患者急需进行相关检查和化验,现在由于欠费,诊疗上存在医疗安全隐患,我院秉承治病救人理念,不能把没钱绝望的病人推向社会,已最大限度宽限其住院费用,但目前患者欠费2万余元,已无康复指标,病人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家属无限期拖延住院费用,反复沟通无效。现患者病情较稳定,却一直占用医院医疗资源,使用大功率电器,多次劝告不听。” 能够听懂小段“语言”的只有他的母亲赵女士。5年前,今年50多岁的赵女士在得知儿子受伤后就离开了打工的广东,一直待在芜湖照顾儿子。5年时间内,受伤的小段,辗转于芜湖市第二、第一、第五人民医院,据悉,小段的医疗费用已经花去了数十万元。因为一再拖欠医疗费,约1年前,芜湖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被迫停止了给小段进行治疗。随着第五人民医院新诊疗大楼的启用,门诊病房的病人全部搬离,只剩下小段和他的妈妈不顾医院的一再阻止在房间里“坚守”。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小段和他的妈妈在芜湖呆了5年之久,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申请工伤仲裁一直未达目的。作为原告的他们,将相关的诉讼程序已经推进到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的最后阶段。记者获得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9)皖行申121号文书结论部分显示,法院仍然认定,当事人小段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未佩戴安全头盔与其它车辆未发生接触,自行摔倒系单方面事故。故该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是段某的交通违法行为及自身驾驶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所导致的。被申请人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正确。因为居无定所,赵女士告诉记者,她迄今未得到省高院的这份行政裁定书文本,但结果她是知道了。她的家乡云南大理州鹤庆县位于滇西横断山脉南端,赵女士说,早年离婚后,她和儿子小段已经10多年没有回家了,看来是该要回家了。记者 夏成俊在芜湖市第五人民医院门诊二楼一间空病房内,来自云南鹤庆县黄坪镇乡村的23岁男子小段,将自己庞大的身躯埋在一个显得有点紧窄的旧轮椅里。因为5年前的一场不幸事故,小伙子脑部严重受伤,目前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受伤后的后遗症导致小伙子仍然饱受间歇性癫痫的折磨,其语言功能也几乎失去,平时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近日上午,第五人民医院工作人员在门诊楼赵女士待的病房里,和赵女士进行了进一步沟通。有关人员特别告知赵女士,目前状态下,对小段的后续治疗康复非常不利。无理占用医院病房,私拉电线违规使用大功率电器,具有很大安全隐患。而回到云南家乡,她和儿子都可以按照目前的扶贫政策,得到妥善的安置。厦门市儿童医院专家来临夏州帮扶指导,赵女士表示,她已经多年未看报纸、电视,与社会隔绝已久,对政策不了解,希望外界能够帮她和儿子对接一下云南大理州鹤庆县有关方面。7月25日,本报记者分别与鹤庆县政府办公室、扶贫办进行了沟通,提供了赵女士和儿子小段的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日前,小段的母亲赵女士告诉记者,由于经济实在困难,她和儿子真的无处可去,而医院方面在这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来到的时刻,却要赶他们走。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求助媒体。芜湖市第五人民医院有关人士则告诉记者,医院该做的都做了,已经仁至义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