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爱尔眼科联合爱眼公益基金为眼疾少年进行

2019-09-09 22:50:22 围观 : 95

  “读书时我有两个很要好的同学,他们知道我有病,不但没有嫌弃我,还会常常帮助我。但后来我辍学,又因为种种原因跟他们失去了联系。”回忆起上学的时光,登科流露出满满的不舍与怀念。“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重返校园,上学读书。” 其中,需要角膜移植的贫困患者最高可申请3万元的公益救助基金;青光眼、白内障、斜弱视、上睑下垂等手术,最高可申请到8000元的公益救助金。具体报名和咨询情况如下: 据了解,为让更多贫困眼病患者及时接受专业救治,湖南爱眼公益基金会联合爱尔眼科共同发起了贫困眼病公益救助,旨在让多种眼病患者能尽早得到救治。只要是白内障、青光眼、泪道病、上眼睑下垂、斜弱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延安分院骨科成功举办2019年骨。眼整形、角膜病变等眼疾的低保贫困家庭患者(包括身患残疾者),满足申请条件均可享受湖南爱眼公益基金会提供的医疗公益救助。 “起初我带着孩子到四川泸州爱尔眼科医院求助,但那边的医生说他病情太严重,建议送到重庆江北爱尔眼科医院(总院),于是就带着他们父子三人来了,通过对两个孩子检查,登科是可以进行手术治疗的。”王海权说,非常感谢医院的公益救助,通过医院提供的检查让我们知道了两个孩子到底患的是怎么的眼病。虽然孩子的眼病很复杂,我们还是希望尽全力的去为他医治,不期望手术后能完全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只盼着能帮助他提高视力,恢复生活自理能力,以后还能学个谋生的本事,好好生活下去,不然这么小的孩子就毁了。 贫困眼病人群,持贫困证明(低保证、残疾证或居委会开具的贫困证等有效证明原件)、身份证、副口本到位于重庆市江北区华新街华唐路2号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总院)现场报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登科的父母生了4个孩子,他是老大,而他的一个弟弟不幸也遗传了父亲的病,但好在目前情况还不太严重,没到做手术的程度,所以尚在观察阶段。一家人都住在四川农村,父亲王堪由于眼疾无法正常工作,只能在家务农,偶尔做做零工,孩子们的母亲也以务农为生,家庭年收入只有3、4000元,外加政府的低保补助。这样的经济条件别说治病,连4个孩子正常的学习、生活都无法供养。生活一连串的打击,让这个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直到登科的叔父王海权得知爱尔眼科的公益救助项目,才为这个家庭带去了希望之光。 病房内,饱受疾病折磨的少年今天变得很开心,术后的他终于能看清了,他笑得分外灿烂,连医护人员都说这是第一次看见他笑。窗外夏日午后的阳光很耀眼,仿佛登科此刻内心的喜悦,渴望跟全世界分享。 “孩子的爸爸也患有先天性眼病,医生诊断是先天性白内障、虹膜缺损、双眼外斜视、双眼伴有先天性黄斑发育不良,没想到孩子这么命苦,遗传了他爸爸的病。”小登科的叔叔王海权介绍说,孩子一家住在四川省蔺县水口镇马跃村,打从会走路时,他就常常因眼疾摔跟头,症状跟他父亲一样。也是因为视力障碍,登科念小学也是断断续续,直到四年级时,他的眼睛基本都看不见了,只能无奈退学。正因为这些遭遇,孩子的内心变得很自卑,平时也不爱说话,总是垂头丧气。”说起侄子的可怜遭遇,王海权连连叹气。 因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眼疾,登科从小就非常自卑,没有什么朋友,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的心里,曾幻想过无数次重见光明后的生活。“我想回去上学,以后还想念大学,毕业后出去挣大钱。”如今手术成功的登科,更坚信了自己的梦想,一切都变得有希望起来。他兴奋地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时不时还会跟家人嘻戏玩笑,而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沉浸在疾病的阴云中,对未来一片茫然。 据了解,王登科本次进行的白内障手术由爱尔集团白内障手术技术总监、重庆江北爱尔眼科总院主任医师陈茂盛院长亲自操刀,这次手术目的在于先帮助患者解除白内障对视力的影响,然后再进行后期的弱视恢复治疗。 14岁的年纪如初升的旭日那般美好,风华正茂,正是系统接受学校教育、享受青春活力、大胆“做梦”的好年华,然而这一切对于王登科来说,离得太遥远。因为患有先天性眼疾,他的世界只有白茫茫一片,每天一睁开眼,这个世界带给他的不是蓝天白云、绿草红英,而是一道道无止境刺眼的光芒。 虽然手术风险大,难度大,预后可能不佳,但是陈院长还是毅然给登科进行了手术,登科术后的效果非常不错。“他的视力提高了很多,测试结果显示,他的右眼视力已经达到0.04,可以说非常完美。”高医生表示,之后的治疗主要是预防炎症并进行弱视训练,帮助他恢复视力,这个阶段也是整个治疗过程中最困难的。“效果得看患者的个体情况,有的训练时间较短,有的则可能需要2到3年或是更长时间,登科年纪稍大,错过了视力发育黄金时间,现在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进行训练,希望以后会更好。” “刚刚见到这个患儿的时候,我们科所有的医生都十分吃惊,一个一个仔细给登科进行了检查,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特殊的病例。”作为王登科的主治医生之一,重庆江北爱尔眼科白内障专科医生高阳介绍到,跟正常人的眼球相比,登科没有虹膜组织,影响了眼球的“暗室”环境,同时还患有先天白内障,使得他眼前只能感受到一片雪白,充满了刺眼的光芒,无法正常生活。假如白内障按严重程度分为五级,登科的病情已经属于四级,是中重度白内障了。登科的病因可能是先天发育异常,可能是基因问题导致,也可能是母亲怀孕时母体受到了外界的不良刺激影响导致。“总的来说,他的眼睛病情复杂,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诊疗,尽量让他提高视力,尽可能的恢复生活自理能力。” 8月29日上午,登科术后第二天,医生为他拆除了纱布,并检测术后效果,制定后续的治疗方案。当眼前的纱布一点点被取走,美好的光亮照进登科右眼矇的那一瞬间,他露出了久违的纯真笑容。这一道道光亮照进的不仅仅是眼睛,而是一个14岁孩子封闭多年的内心。 “从记事起就看不见了。”小编在江北爱尔眼科总院见到刚刚做完白内障手术,卧床休息的登科,他的右眼被纱布遮住,左眼明显看出病变的痕迹。小小少年,却因为疾病变得非常阴郁,着实让人心疼。当问及病情,他自卑地说,自己从小就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