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医院:预约候补让号贩子无法“粘活儿”

2019-08-02 03:51:40 围观 : 137

  看眼科必须要先进行视力检查。为了应对暑期就诊高峰,同仁医院眼科在二楼和三楼开设了两个视力检查处,根据患者就诊序号分时段检查,上午人多的时候也不会等很长时间。

  这一措施从6月份启动以来,每天会有300多名患者登记候补,8%的患者能幸运地分到候补号。

  在诊室门口,叫号系统每次会同时呼叫三名患者,其中一人就诊,另外一人或两人准备。记者看到,每个医生身边都配有一名助手,前一位患者看完,就会立即挪到一边的助手面前,助手会交代他下面要做什么,有什么注意事项,并预约下次就诊的时间。而下一名患者则“一秒切换”,立即坐到医生面前。流水线式的就诊流程做到了两名患者无缝衔接,一分钟都不会浪费。不过方便了患者,医生却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好在对于这样的工作压力,他们早已习惯了。

  早上8点,小儿眼科主任付晶就坐进了诊室。从暑期开始,这已经成为常态,坐下来就一动不动,不喝水不上厕所;由于上下午门诊挂号均匀,这种工作状态会一直持续一整天。

  过去一到暑期高峰,患者就要为挂号犯愁。同仁医院的眼科号一直是号贩子手里的抢手资源,患者恨透了这些倒号牟利的号贩子。

  门诊部的年轻姑娘尤慕西经常过来帮忙维持秩序,因为穿着白大褂,她经常被患者拦住咨询各种问题。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短短10分钟的时间里,她已经被问了两回怎么挂号,“我这加不了号,但是您可以从自助机上或者京医通微信公众号上预约……”由于不少患者来自外地,他们不了解北京的预约挂号办法,所以尤慕西要不停地解释,还经常手把手地教患者挂号。“我住在大北头儿的天通苑,来医院特别远,平时我可以8点到医院,但暑期每天7点就要到医院维持秩序,6点不到就要从家里出发,为的就是第一时间疏导早高峰,让这些慕名而来的患者有更好的就医体验。”

  近日,钟书阁落户北京,开业以来每天到店读者超过3000人。今年以来,京外书店纷纷落户北京,北京靠什么赢得优秀书店青睐?

  暑期虽然学龄儿童增加很多,但学龄前儿童依然是主力。给学龄前儿童看病要复杂得多,有的孩子看见穿白大褂的医生就哇哇大哭,有的孩子还没排上就已经睡着了,还有的死活不肯配合医生检查。凭借多年的经验,付晶练就了一套应对办法。“来,宝宝看看,这是什么?”小患者撒着娇怎么也不肯坐到检查仪器面前,付晶拿起桌上的小玩具在宝宝面前晃晃,宝宝眼前一亮,抓着玩具就不肯放手了,任凭妈妈把他抱起来让医生检查。如果碰上更不配合的,付晶也有办法,她的手机里存了很多有趣的小视频,点开给孩子看一下,趁着孩子安静下来的瞬间,她眼疾手快地几下就完成了检查。

  虽然人很多,但是秩序丝毫不乱。患者基本上都是预约挂号的,按照预约时段来,很大程度上节约了等候时间,前几年患者凌晨4点就到医院候诊的现象已经不复存在了。

  为了缓解崇文门院区的场地压力,给患者更好的就医感受,医院还积极疏解,大力引导患者到亦庄院区就诊。“在预约挂号的系统里,我们增加了亦庄院区的号源,并安排这边的医生到那边出诊,这样也分流了一部分患者。其实亦庄院区的医生也在崇文门院区出诊,大家不用担心医生的水平有差距,而且那边的就诊环境要比崇文门院区好一些。”贾小溪告诉记者。

  门诊部副主任贾小溪说,为了防止号贩子抢占号源,同仁医院暑期前开通了预约候补挂号。以往号贩子都是先占上预约号源,然后寻找买家,行话叫作“粘活儿”;成功“粘活儿”后,他们会把号退掉,再用买家的身份证号重新预约。现在,医院实行预约候补挂号,患者在“京医通”上挂号时,如果已经挂满,可以进行登记候补,如果有号源退出来,系统会根据患者登记的顺序,直接发给等候的患者。为了杜绝号贩子也来冒充候补,系统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严格审核证件与人员信息,不给号贩子一点可乘之机。

  “眼科的就诊高峰从6月底就开始了,很多高考生结束了高考,总算有时间来检查眼睛了。进入暑期后,青少年患者就诊人数又有增加,以屈光不正和斜视弱视的小朋友为主。”贾小溪告诉记者。

  眼科是北京同仁医院的王牌专业,而近视眼又几乎是“学生专属”,随着学生放假,同仁医院迎来了暑期就诊高峰。尤其是同仁医院眼科门诊,更是一号难求。今年医院早早准备,在暑期到来的同时采取了多项应对措施,虽然医院人头攒动,但却秩序井然。尤其是新采取的预约候补挂号,将宝贵的号源都留给了真正需要的患者,让号贩子彻底没有了可乘之机。

  考虑到医生们平时的工作已经是超负荷运转了,所以今年的暑期高峰,医院并没有再用加号、延长时间等方法应对,而是在患者最多的斜视与小儿眼科门诊增加了儿童屈光专台出诊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