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人大代表就便民醫療約見多個政府職能部

2019-08-10 12:18:52 围观 : 164

  到大醫院,看病幾分鐘,可是排隊交費要花上半小時,這種經歷很多市民都有過。胡萍代表說,現在移動支付已經十分普及,醫保移動支付能否在全市推開,讓市民輕鬆完成繳費? 醫療服務涉及千家萬戶,也是深圳市人大代表關注的熱點。今年深圳市兩會期間,就有不少代表就便民醫療提出意見和建議,其中5名代表對建議答復表示不滿意。在建議重新辦理之前,7月24日上午,由陳錦花代表牽頭,10多名市人大代表約見發改、財政、衛生、醫保等相關政府職能部門負責人,共同把脈醫療服務存在的問題,尋找破解之道。 李繼朝代表說,目前藥品加成取消了,但是過度檢查的現象依舊存在。代表在調研中發現,深圳市各大醫院CT、核磁共振都要排長隊。一些醫院的創收任務讓“過度檢查”成為潛規則,醫生被鼓勵多開檢查單、多做手術。 市發改委副主任劉偉表示,對於新技術,要通過試點、評估,成熟之后才能推廣,不能一上來就全面鋪開,否則會造成財政投資的浪費。 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吳兵表示,醫療信息化建設深圳曾走過彎路。早年深圳各大醫院都各自搞了信息化系統,但是數據並不互通。除了技術方面的問題,還有醫療資源和觀念方面的問題要解決。近年來,經過市衛生部門的積極推進,深圳市市屬公立醫院已基本實現醫療信息的互聯、互通、互認。市區兩級醫院信息壁壘如何打破?僅從技術層面講,就有很多工作要作,比如光纖的鋪設,信息端口的對接,數據的轉化等等。目前,有關部門正在大力推進,力爭明年底市區兩級醫院實現信息互聯互通。 代表們認為,要根治過度檢查,公立醫院公益性要回歸。政府要加大對醫療衛生的投入,要為醫生的工資“買單”,不能讓醫生的主要收入靠創收。同時,通過免責條款和職業保險等方式,降低醫生少做檢查的風險。(記者 李舒瑜 甘霖) 吳兵說,深圳市部分大醫院已實現了醫保的移動支付,現在正在逐步推廣並向社康中心覆蓋。當前,深圳正在推行電子健康碼,一個二維碼可關聯市民的個人信息、身份証、社保卡等信息,相當於一張具有身份識別功能的“健康身份証”。到醫院看病,隻需打開手機出示二維碼,可以實現在挂號、就診、繳費、檢驗檢查、取藥、查詢健康檔案等一系列服務。也就是說,通過電子健康碼,也可以輕鬆實現醫保移動支付。 市醫保局副局長沈華亮表示,早在2016年深圳就在全國率先推出醫保的移動支付,目前在全市60多家醫療機構和1000多家藥店實現醫保移動支付。“我們持開放和鼓勵的態度,隻要醫療機構申請,我們都會批准。” 換一家醫院,所有的檢查就得重新做一遍,費錢又費時。去年,陳錦花等代表用了4個月的時間對深圳市醫療信息化問題進行了深入調研,結果發現情況並不理想。市一級醫院已經基本實現了信息互聯互通,可是市級醫院和區級醫院、社康中心之間仍然存在信息壁壘,造成電子病歷不共享,檢查結果不互認,給群眾帶來不便。 吳兵說,“過度檢查”這一痼疾頑症的背后有深層次的原因。一方面涉及利益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醫患關系緊張的今天醫生採取的一種自我保護措施。當前醫療事故糾紛由醫院方負舉証責任,為了避免漏診或者誤診,醫務人員往往盡可能多地為患者開檢查單,以避免醫護方責任。他表示,下一步深圳市將進一步深化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提升醫生診療服務收入,不能讓醫務人員的收入靠多開檢查單來提高。 到醫院看病,不管病情輕重,醫生大筆一揮首先做檢查,這是市民反映最強烈的醫療問題之一。做檢查不僅耗費不少的時間,而且費用也不低。 吳兵透露,今年6月市第二人民醫院與中國銀行、支付寶聯合開展刷臉支付試點,最新区领导调研区儿童医院(筹)和苏州九院但還僅限於自費支付的部分。 市衛健委工作人員表示,根據計劃,今年年底,深圳市將有16家三甲醫院開展互聯網醫療服務,常見病和慢性病網上復診開藥。根據省衛健委的要求,到2020年,全省三甲醫院全面開展互聯網醫療服務,給市民帶來更多方便,“慢病”的治療也可以“快”起來。 隨著人臉識別技術的發展,互聯網支付也正在由“掃碼支付”向“刷臉支付”升級。胡萍代表建議,醫保支付也應該實現刷臉支付,這不僅是便民舉措,也能防止醫保卡盜刷和濫刷問題。 吳兵代表說,很多慢性病患者需要長期服藥。按照現在管理規定,門診醫生一次最多開一個月的藥。病人不得不每個月至少到醫院一次,每次至少要花半天時間。國家衛健委提出,復診慢性病病人開藥可以通過互聯網醫院完成,深圳什麼時候可以實現呢?